幻想國度

過去與現在

復健作,文筆差見諒:3


中間爬牆好幾年最近又回萌黑塔,然後被安利這CP!樞軸兄!東南西北大法好!(住口)

話雖如此但是這篇CP感不是很重,所以用了這個CP味沒那麼明顯的TAG (反正本身就冷)


不是太嚴謹的歷史考證,東西兄弟輕微黑化,還有求普廚放過……我只是輕虐一下阿普(抱頭)

雖然小意跟路德有互動但應該算不上是CP,所以不附TAG了

末段有比較多現代時事梗




*那麼,繁體注意喔*


1197年--


「又打勝仗了!本大爺果然帥得像小鳥一樣!」


銀髮紅眸的男孩得意地揮著劍,看了看身邊皇帝賞賜的大教堂,興奮地圍繞它跑了一圈。


吵鬧的聲音意外引來了一個小小的身影,他倚著柱子,一臉戒備盯著銀髮男孩看。


銀髮男孩--年幼的基爾伯特沒有錯過這個身影,在男孩沒有留意的情況下跑到他身後。


「嘿!你是什麼人?」


男孩被基爾伯特的聲音嚇了一跳,那是個跟他年紀差不多,擁有一頭柔軟棕髮的男孩。一根捲起來的長呆毛囂張地挺立在他頭上,輪廓分明的長相令基爾伯特一眼就看出眼前的男孩跟他是不同種族。


「我是西/西/里/王/國。我才要問你,你是什麼人?」


也許是為了掩飾不安跟虛張聲勢,棕髮男孩--年幼的羅維諾挺起胸膛,扯開嗓子反問。


「喔,是自己人啊!因為我們很優秀,皇帝給我們這座教堂!」基爾伯特比了比身邊華麗的教堂,笑得一臉自豪,「好好記住本大爺的名號--條/頓/騎/士/團吧!」


條/頓/騎/士/團是一支新成立的騎士團,並由神/聖/羅/馬/帝/國皇帝領導。當時統治羅維諾的國王同時擔任神/聖/羅/馬/帝/國皇帝,所以基爾伯特才這樣說。


「條/頓/騎/士/團……是效忠帝國跟教宗的騎士團吧?」

「沒錯!你也信天/主/教嗎?」

「嗯。那我們就是兄弟了。」


天/主/教的教義說大家都是兄弟,羅維諾也是如此深信著,所以他很快就對基爾伯特表示友好。


「你要渡海嗎?」


羅維諾收到風聲,知道他們要去海的另一邊,那個被稱為聖城的耶/路/撒/冷。


「對!我們要保護前往聖城的朝聖者!」

「我會為你祈禱。」


這是他跟基爾伯特第一次見面。


之後基爾伯特偶爾會回來休息,兩人碰面都會交換近況,也會一同祈禱。基爾伯特說在海的另一邊,他們取得勝利。羅維諾很愛聽他分享的故事,無論是關於打仗的,還是聖城的趣聞。


不過,羅維諾也收到消息,條/頓/騎/士/團後來進軍不是很順利,他們將會轉移目標。


基爾伯特又再度忙碌起來,他告訴羅維諾這次要去波/羅/的/海收復土地。羅維諾後來聽說他們非常活躍,甚至建立起一個國家。


-----


1291年--


「你們要離開嗎?」

「戰爭不太順利,我們搬個家。你似乎也過得不容易啊!」

「呃,當家的換來換去……」

「本大爺要去北方了,有緣再見囉!」


這時的基爾伯特已經是騎/士/團/國,因為原總部陷落而決定遷移。雖然羅維諾家有部份領地仍然在條/頓/騎/士/團的控制下,但他有種預感,他要跟這位朋友分離一段很長的時間。


沒多久羅維諾就遇到新的統治者--安東尼奧,並開始跟他同住的漫長生活。在安東尼奧的薰陶下,他改變了性格跟習慣,對他往後的人生產生極大的變化。


之後幾百年他沒有見過基爾伯特,只耳聞他在東/歐戰鬥力驚人,一舉攻下很多領地,而且獲得新的名字--普/魯/士。他還聽說普/魯/士成立時就改了宗教,這點令羅維諾忍不住皺眉,有種被背叛的感覺。


往後斷斷續續聽到普/魯/士的消息,簡而言之就是個快速茁壯成長的年輕國家,用軍事力量在歐/洲建立龐大的勢力。


還是老樣子擅長打仗啊,羅維諾咬著蕃茄想著。


-----


直到1866年之前,羅維諾本來以為不會再遇見基爾伯特。


這時候他已經不再是個小不點,而長大成為一位少年。當時他已經脫離安東尼奧的控制,跟自己的親弟弟費里西安諾共同建立一個家。


然而還不夠,他們需要更強大的力量,協助他們把羅德里希--費里西安諾的統治者驅逐出去,但普/魯/士竟然主動找上他們。


「喲--很久沒見呢!原來你是小費里的哥哥?以後就叫你哥哥大人吧!」

「呃……沒想到你竟然記得我,我們五百多年沒見面吧……」


重逢來得太過突然,羅維諾亦幾乎忘記基爾伯特的樣子。中間五百多年的空白產生了無形的隔閡,羅維諾了解他們不會再一起祈禱,難得的再遇,對方竟然變得如此陌生。


基爾伯特比記憶中的他長得更高大,從前的張狂囂張轉變成桀驁不馴的氣質,身穿一身整齊的軍裝,英姿颯爽的模樣予人嚴謹、認真及強大的感覺,他正是兄弟倆最需要的盟友。


「本大爺聽說你們的事了,一起來變得更強大吧!」基爾伯特客套得就像初次認識羅維諾,「我們目的一致,合作愉快。」


之後是普/奧/戰/爭跟普/法/戰/爭,前者以盟友的身份支援,後者是漁人之利。羅維諾在這兩次統/一/戰/爭裡見識到基爾伯特的強大--乾淨俐落的戰術、精良的裝備、毫不留情的進攻,都令人畏懼。


是的,從數百年前認識基爾伯特開始,羅維諾就知道他為了戰爭而生,擅長而且享受戰鬥。然而,基爾伯特眸中的狂氣令他感到隱隱不安。


-----


當普/魯/士成為德/意/志,意/大/利也完成統一後,接踵而來的是兩次世/界/大/戰。


這個時代黑暗而瘋狂,費里西安諾跟羅維諾也曾經迷失在主流思潮裡,大概人本身都太容易被煽動吧。


路德維希是基爾伯特變成德/意/志後才認識,兩人是兄弟。基爾伯特有了這個弟弟後開始變得低調,讓自己弟弟在國際舞台上活躍,正如費里西安諾也成為羅維諾的代言人。


路德維希擁有一張標準日/耳/曼/人的臉,身材比基爾伯特更高大,性格比他更沉默寡言。羅維諾對他不感興趣,從沒跟他有過任何交流,只有費里西安諾跟他接觸過。


第/一/次/世/界/大/戰是德/意第一次結盟,後來背叛了,投向敵對的陣營,當時在戰場看到那對兄弟的表情真的令人印象深刻。


第二次結盟,這次更有德/意專屬的鋼/鐵/盟/約。軍事上愈親密,費里西安諾和羅維諾卻是愈跟路德維希和基爾伯特保持距離--他們這時的名字是納/粹/德/國。


當時大家經濟都很差,德/國因為戰敗更是負擔沉重,無法宣洩的怨氣導致基爾伯特跟路德維希這對兄弟走向極端。費里西安諾跟羅維諾曾經因為相似理由跟他們站同一陣線,然而,他們很快就發現事態沒有想像那麼簡單。


每次接近德/意/志兄弟,這對兄弟眼中露骨的憎恨都令他們感到心寒。跟上一場戰爭不一樣,「復仇」是他們參戰的主要目的之一,因此他們在戰場上比以往都要狂熱。


費里西安諾曾經向羅維諾抱怨路德維希的氣場非常恐怖,每次跟路德維希討論作戰計劃都深怕他突然心情不好變得躁狂,數次戰爭失利也令他失去耐性。意/大/利兄弟很快就對戰事生厭,他們無法像德/意/志兄弟那般融入戰鬥的狂潮裡,也許戰爭就是那對兄弟的本能吧。


他們直到1943年才正式反抗納/粹/德/國,然而路德維希早一步就收到情報,德/國士兵迅速擄走費里西安諾並將他軟禁,沒多久北方就出現一個傀/儡/政/權。遲來一步的羅維諾心急如焚,立刻制訂營救計劃,而且打算把國/家的罪魁禍首處決掉。


只是,他沒想到見到路德維希之前,會先遇上基爾伯特。


「又來了,你們倒戈的速度倒是滿快的。」基爾伯特舉起槍指向羅維諾,他牽牽嘴角,笑容不帶一絲溫度,「沒差,現在反而比較輕鬆,我們會把你們一舉拿下。儘管戰慄吧,這就是背叛的下場!」


羅維諾一開始以為自己聽錯,他沒想過眼前的銀髮男子竟然打算射殺自己--這是上次戰爭背叛他的報應嗎?


戰爭都是愚蠢的,同樣的蠢事,做一次就夠了。而且基爾伯特跟路德維希一開始就做錯了,錯得離譜,這場戰爭必須停止!


「我他媽的討厭戰爭,不想打仗!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!?」雖然槍口對準自己,但羅維諾心裡沒有畏懼,只有痛苦,「殺了那麼多無辜的人,你不怕受到天譴嗎?神沒教你濫殺無辜!」


羅維諾依然在心裡祈禱,希望喚醒基爾伯特,記起自己最初騎士團的身份。


求求你,不要再讓這雙手染上血腥……你已經走火入魔。


「本大爺1525年開始就不信天/主/教,現在也不需要宗教。」基爾伯特冷哼一聲,並扣下了機板,「看來連你也是劣等民族,我們對你們很失望。」


羅維諾看清了,基爾伯特的眼裡只剩下瘋狂,自己只是將被排除的障礙。既然對話無用,為了自己,也為了弟弟,他只能迎戰抵抗。


「好,那就讓我來打醒你吧!老子絕對不怕你!」


羅維諾不太記得過程,只有最後傷痕累累的自己跟被他打倒在地的基爾伯特的記憶,還有空虛失落感。離開之前,他再看了一眼基爾伯特,沒看到期望的一絲反省,他只得黯然離去。


把國/家罪人處決,並把費里西安諾救出來沒多久,戰爭也結束了。聽說基爾伯特被伊萬帶走,但隔了一段時間又回來,重新成為德/國的一部份。


雖然在戰爭時彼此對峙得激烈,但隨著時間過去,他們又回復平常的交往。不過,基爾伯特跟路德維希在經歷過戰爭後,有些地方已經變得不一樣了。


-----


羅維諾沒想過自己竟然羸得那麼輕鬆,雖然只是軍/演,但眼前這個毫無反擊之力的基爾伯特始終令他覺得不真實。他望向費里西安諾的方向,路德維希本來梳得整齊的頭髮被弄亂,一臉茫然看著遠方,顯得非常狼狽。


曾經令人聞風喪膽的德/國/軍/隊,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?


「你變弱了。」


「那是因為你變強了,沒辦法繼續嘲笑你呢。」基爾伯特乾笑幾聲,「我啊,討厭戰爭,也不想成為軍人。」


基爾伯特的聲音很輕很輕,彷彿失去朝氣似的,每個字都充滿苦澀的味道,已經無法再在他眼中找到過去的一絲狂妄。


他現在就只是個背負沉重十字架的罪人,每天都活在罪疚感裡,然後不斷懺悔祈求原諒。


昔日那個為戰爭而生的國家,他的精神,他的靈魂,似乎隨著戰爭結束就消失殆盡--東/德/之/後/再/無/普/魯/士。


羅維諾心裡這樣想著,默默斂起雙眸,內心五味雜陳。是同情還是難過,都已經混在一起,說不出來。


-----


「本大爺真的很喜歡這裡的氣候、海灘還有美食……」


現在是暑假,對德/國/人來說,意/大/利是其中一個熱門旅遊地點。基爾伯特一手拿著gelato,一手拿著沿途搜刮的美食,漾著幸福的笑容,悠閒地走在沙灘上。


羅/馬的沙灘萬頭鑽動,四處都擠滿了弄潮兒跟來曬太陽的渡假人士。基爾伯特離開沙灘的時間有點長,他四處張望,憑著自己在旁邊挖的坑認出自己的沙灘巾--不過上面放了一張礙眼的罰款單。


「不准用沙灘巾霸佔沙灘,現在開始罰錢!」


一把聲音自身後響起,基爾伯特回頭,映入眼簾的是笑得一臉奸詐、攤開手掌的羅維諾。


基爾伯特朝他翻了個白眼,嘆了口氣,還是乖乖拿出錢包繳交罰款。


「你們為了增加稅收,可真無所不用其極!」罰款令基爾伯特有點不爽,「還是說,這是上次比賽被我們擊敗的報復?」


如他所料,本來心情不俗的羅維諾在聽到這句話立刻氣紅了臉。


現在德/國/足/球崛起,厲害的戰績被美譽為德/國/戰/車,還在今屆歐/洲/杯擊敗剋星意/大/利/隊。羅維諾心底承認對方的確很厲害,不禁懷疑他們現在是否都把精力花在踢足球上。


「別再提那場比賽!我恨死那個球員了!」

「Kesesesese……原來是輸不起嗎?」

「才不是!只是點球羸了而已,囂張什麼?九十分鐘的比賽裡我們根本沒有輸!」

「總之我們羸了!老實承認我們比你們強吧!」

「才不要!下次就把你們打回去!」

「話說你為什麼會變得那麼潦倒啊?以前明明意氣風發。」

「關你屁事!想打架嗎!?」

「才不要,本大爺是來玩跟吃美食!」

「老子不歡迎你,滾!」

「哇,哥哥大人變得好兇,你還想我們救你們的銀行吧?」


本來只是個小小的報復,不知不覺兩人都進入互相傷害的模式。


羅維諾氣到說不出話來,最近因為壞帳引發意/大/利的銀行危機,他們某程度上的確要求助於德/國,但倔強如他才不會那麼容易就示弱。他誇張地比劃手勢,咬牙切齒地想著「德/國/佬就是討人厭」,臉也紅得像蕃茄一樣。


就像以前安東尼奧形容的一樣,只差沒有頭槌攻擊。


看出羅維諾真的生氣了,基爾伯特改為安撫的口吻,「哥哥大人的表情真恐怖,明明是帥哥啊……」


羅維諾不是第一次被稱讚長得好看,基爾伯特的話聽來也只為了安撫他,但有一瞬間他原諒了這個德/國/人。


「我還未跟你算難/民的帳呢!難/民來,非/法/移/民也來!老子都快支持不住了!」

「怎麼可能,我們兄弟倆一直相信你們沒問題,因為你們很強啊!」

「強你個頭!不想幫忙就直說!」


現在大家面臨的是棘手的難/民問題,意/大/利因為地理位置關係更是首當其衝,尤其是南部的壓力很大。基爾伯特自己也很同情羅維諾的狀況,也許應該回去跟弟弟反映一下,現在歐/洲應該團結一致解決這問題才對。


「喂,冷靜,那你想怎樣……」

「都送去你家如何?」


羅維諾突然收起怒氣,展示非常燦爛溫和的微笑--基爾伯特知道眼前的南/意/大/利人又打他們的壞主意了。


「哥哥大人真幽默!我們家已經接收很多!本大爺都覺得自己太有良心了!」基爾伯特哈哈大笑數聲,然後回敬他似的又提起另一件羅維諾會抓狂的事,「話說你家的垃圾問題超嚴重,本大爺好心幫你處理好。但你不能總是依賴我,還是你其實暗戀本大爺?」


「說什麼傻話,我們有付你錢!」羅維諾依然惡狠狠瞪著他,突然他靈機一動,唇邊勾起一抹奸詐的笑容,「看來要向笨蛋弟弟建議增加一個針對德/國遊客的罰款呢……我們會包裝一下,保證你們看不出來!」


所謂的作死,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?


「哥哥大人你這樣不厚道……你不怕我們討厭你們嗎?」


不過,基爾伯特心裡明白,縱使他能改去安東尼奧那邊渡假,但意/大/利對他仍然有重要意義啊!特別是美食!還有很多漂亮的教堂!


「呃……你會?」羅維諾的反應出乎意料之外,他小心翼翼地反問。


基爾伯特這時才記起,這對意/大/利兄弟都超級情緒化,還很在意別人對他們的看法。如果你對他們皺一下眉頭甚至說討厭他們,他們會在家裡鬱悶一整天。這點正是他們可愛的地方!


「開玩笑的啦!我們怎可能討厭你們!你們超逗的!」

「老子不是小丑!你存心惹我生氣吧?」


雖然羅維諾嘴上依然不饒人,但是頭頂呆毛的狀態暗示他的心情已經緩和。基爾伯特綻開笑容,心裡想著哥哥大人果然跟小費里一樣可愛。


「本大爺還能像這樣跟你聊天,我覺得真的很幸運。」


羅維諾怔住,眼前的基爾伯特朝他扯開一抹苦笑,然後低頭陷入沉思。雖然銀髮男子沒有說明白,但羅維諾知道對方心裡想的是當年兩人對峙的時候。


還依稀記得當時兩人身上帶著血污,彼此之間的對話只剩嘶吼、咒罵,腦內唯一想的是要把對方置於死地。本來以為他們之間就這樣決裂了,即使試圖修復關係,心裡都會留下疙瘩,但現在他們像剛才那樣拌嘴,心平氣和聊天。


這一定是恩賜吧?而他們必須珍惜。


「喔,是嗎?」


羅維諾沒有表露太多情緒,只有淡淡的一句短答,但他心裡也是這樣認為。


「說著說著就肚餓了。哥哥大人,本大爺可以蹭飯吧?」


在他面前是燦爛笑著的基爾伯特,不帶一絲憂鬱,就像南方的陽光一樣溫暖。


「哼,你現在變成只懂吃的笨蛋!」

「因為你們做的菜實在太好吃了!本大爺都不知道哥哥大人的廚藝那麼好!」

「我們的菜當然好吃!但、但是,即使你稱讚我,我也不會高興……」


過了幾百年,我再也不是西/西/里/王/國,他也不再是普/魯/士。這已經不再是我們的時代,現時代表我們在國際上活躍的是更出色的弟弟--北/意/大/利及西/德。


時光繼續流轉,而我們依然在這片土地上活著,感知對方的存在,這就是彼此最大的幸福了。


-完-


後記:

嗯,懷疑有沒有人看(爆)

小小的說一下這篇的梗來源跟設定:

二/戰那邊的是子分=游/擊/隊

軍/演是看到東西兄弟似乎被呆毛兄弟虐的消息

近代很多都是新聞捏他,本來沒想過打那麼詳細,看看就好不用太明白,單純覺得比較有梗


為了遷就故事發展所以各有美化醜化跟黑化(?),希望各位迷妹放過我嚶嚶嚶

之後應該會開新坑!吃我的安利:東南西北吧!(爆)

希望自己不會坑掉(認真)


评论
热度(5)

关于我

PO主很懶,
此處經常堆滿灰塵

很多遊戲坑
上班族平時很忙,看心情決定更文

LOFTER新手
香家人
PLURK:edgeoftime
© 幻想國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