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想國度

[舊文搬運]郵政企劃:碧姬媞篇

企劃原址:按我

舊文搬運

朋友的企劃我交了合共四篇XDD 都貼完了(應該?)




碧姬媞篇:


現代PARO、前世今生梗

CP:凱碧

*含輕微R卡捏他+少量腦補,大概會被打臉XD*



碧姬媞今夜又睡得不安穩,因為她做著相同的夢。


意識朦朧間,她夢到自己身處一所貴族學校,穿著古老的學生制服,站在台下仰望講台上發表激昂演說的戀人。


她不記得演說的實際內容,男子的聲音也恍恍惚惚,如同來自遠方、虛無飄渺的低語。即使自己用力睜大雙眼想看清戀人,台上戀人的面目依然模糊不清,如同失敗的抽象藝術畫作。縱使一切像是虛幻的影像,甚至是自己的幻想,但內心那份悸動卻真實得教人心碎。


當自己在夢中專注地看著台上的戀人時,世界週遭都會陷入一片寧靜,在那一瞬間她的眼裡只有他一人。


然而,當她沉醉在這份平靜時,眼前的景象就會隨之而瓦解。當她一回神,就會發現自己跟深愛的戀人處於對峙的局面,彼此相隔很遙遠。即使自己忍不住伸出手想抓住對方,對方的背影卻偏偏離自己愈來愈遠。


充滿悲傷的感情緩緩滲進內心裡,而她總會在這時候醒來。


碧姬媞望向窗外魚肚白的天色,心知自己一醒來就再也睡不著,只好從床上爬起來梳洗,順便沈澱一下情緒。


扭開水龍頭,碧姬媞因為睡眠不足發著呆,任由水在指間流動。


她忘了從何時開始,晚上偶爾會做著相同的夢。夢裡的景色、建築物、人物穿著跟她身處的年代截然不同,她一直很疑惑,那是上世紀的景象嗎?


雖然這個夢不至於令她感到困擾,但這些年來她一再重覆做著相同的夢,實在教她非常在意。


碧姬媞梳洗完畢後,來到書架前拿出她愛翻的書--解釋夢境的書。


書上寫著五花八門、簡單的解釋,但無論她看了多少本,至今她仍未找到答案。


打開電腦,點開常用的搜索器,輸入「夢 解釋」,形形色色,不論相關還是無關的連結頃刻間展示出來。


碧姬媞隨意地瀏覽著網站,無意間點開一個連結,看到內文用鮮明刺眼的紅色標示的「前世今生」,她忍不住失聲而笑。


前世今生?在這年代來說實在不太科學呢。


抬頭看了看時鐘,發現已經接近開店的時間,遂把電腦關掉,更衣出門去。


那是她珍而重之、一手建立的店,也是她的夢想--一間位於市中心商場內的布偶店。


-----


來到自己的店前,一如所料沒發現店員的身影,看來今天又是她負責開店。


對於那位愛美的店員遲到一事,她只是輕嘆一口氣,表示已經習以為常。


解除防盜閘後,把店裡的燈亮起來,店內的布偶瞬間映入眼簾。看著店內靜靜地擺放著的布偶娃娃,碧姬媞展露滿足的笑容。


碧姬媞從小就喜歡收集絨毛玩具,也喜歡可愛的洋娃娃跟布偶,畢業後沒多久就自己經營一間布偶店。


這間店專門進口外國製、手工精緻的洋娃娃、娃娃屋、絨毛玩具,自己也會販售手製泰迪熊公仔,最近也開始販賣青少年間很受歡迎的球體關節人形。可以說凡屬於玩偶的玩具,碧姬媞的店都會賣,是一間玩偶專門店。


剛開店的時候通常沒多少客人,碧姬媞隨手抱起一個兔子布偶,坐到收銀機前擁入懷中。今天她身穿一襲米黃色的蘿莉塔洋裝,懷中同樣是米色的兔子布偶非常配合她今天的打扮。


布偶店是她小小的堡壘,即使不是開店的日子,她都樂意待在這裡發呆,被各式各樣、色彩繽紛的玩偶包圍。


娃娃沒有生命,只要適當保養可以擺放很長時間,彷彿跳脫人類生老病死的輪迴。有時她會想,如果自己也變成娃娃,那該多好。


她很喜歡布偶,它們可以陪伴自己漫長的歲月,無論是開心還是悲傷時刻都不會離開自己。也許,布偶是她得以寄托心靈的玩具吧。


抱著可愛的玩偶,柔軟的觸感令碧姬媞覺得自己也像布偶一樣輕飄飄、軟綿綿。逕自沈醉在布偶為她建構的夢幻仙境裡,她漸漸遺忘掉昨晚令人在意的夢境。


「老闆娘早安!」


正當碧姬媞兀自陷入少女幻想時,店員庫恩以滑壘姿勢衝到碧姬媞眼前。好不容易累積的好心情,因為庫恩的出現而一掃而空。


「你這小子又遲到,扣你薪水。」


碧姬媞抬頭看著朝她展現爽朗笑容的店員,只是冷冷地撂下狠話。


「咦--不要啦!我薪水已經夠少了!」

「嫌薪水少?那就用心工作。」


語音方落,果不其然傳來庫恩可憐兮兮的抱怨,只是碧姬媞絕不會因此而心軟。庫恩這個店員雖然極不可靠,但因為彼此都喜歡可愛、漂亮的事物,意外地成為現在這般僱主與僱員的關係。


在庫恩意圖為自己爭取福利的時候,門外傳來鈴聲,暗示有新客人的到來。


那麼,碧姬媞也開始今天的工作了。


-----


布偶店的賣點之一是碧姬媞的手製泰迪熊布偶,每個月限賣九個,只有有緣人才可以買下。


幸運兒除了擁有在布偶縫上名字的權利外,老闆娘本人更會親自上門寄送。碧姬媞的手製布偶異常精美,加上免費上門送禮服務這個優惠,商品剛推行初期已經頗有人氣。


唯一令客人頗有微言的是碧姬媞奇怪的規矩--九個有緣人必定由她本人篩選。如果你沒有「緣份」,儘管你多努力哀求,碧姬媞都不會賣給你。


 一開始大家對這個規矩不以為然,但一名病患在收到手製泰迪熊後奇蹟痊癒,登上報章更被大肆報道。不知道是誰先開始散播,「能夠買下碧姬媞手製泰迪熊布偶的有緣人可以實現願望」這個傳說開始不脛而走。


碧姬媞本來覺得這種失實的傳言沒多久就會消失,但沒想到在媒體的炒作下愈演愈烈,默默成為這個城市的傳說之一。


即使慕名而至的客人多如過江之鯽,但她的條件始終如一--說出收禮人的名字,手製泰迪熊布偶只賣給她認為有緣份的客人。


一大早忙碌下來,很快就來到下午茶時間。碧姬媞捶了捶雙肩,開始查閱本月泰迪熊的賣出記錄,截至目前剛好賣出九個。


碧姬媞看著這九個有緣人的名字,依序是庫勒尼西、艾茵、蕾格烈芙、伊芙琳、音音夢、布勞、艾伯李斯特、羅索跟古魯瓦爾多。


看著記錄冊上這九個收禮人的名字,覺得他們彷彿有關係又好像完全沒關係,但在碧姬媞的思維裡,她偏偏覺得這樣的安排才有意義。


就是下意識覺得這樣的排列才是正確,但她也說不上箇中原因來。


她如此堅持每個月只賣九個手製玩偶,究竟是因為什麼樣的執著呢?但如同昨晚的夢境一樣,是個解不開的謎團。


再繼續想下去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
碧姬媞揉了揉太陽穴,打算轉換心情。今天有一個手製泰迪熊的送件訂單,正好是今天下午。


「那麼,我出門送貨去。你要認真顧店,別只顧照鏡子。」


自製布偶有其專用的大竹籃,籃子有碧姬媞半個身子大,需要用雙手提著。


看著纖細的手臂提著如此大的竹籃,令人驟眼看來應該有些勉強,但碧姬媞每次都堅持自己一個出門送貨,從不假手於人。對此,她的店員庫恩一直都很疑惑。


「老闆娘,我一直都不懂,為什麼妳要如此費勁,上門送貨呢?布偶很重喔。」


在冬天送貨還好,像現在那般酷熱的夏天,烈日當空時他才不要站在太陽底下,被曬到滿身大汗。


「你在這裡打工那麼久,還不明白嗎?」碧姬媞朝庫恩沒好氣地努嘴,隨即漾開笑容,「布偶滿載送禮者的願望,只有當面送給本人,才可以把他的心意準確傳遞出去。」


在現今如此冷漠的社會,唯有用最原始的送禮方式,才得以把心意傳達出去。就像小時候一樣,她也會親手把禮物交到朋友手上。


科技日漸進步,但人情也變得愈來愈淡薄。然而,送禮一直是維繫感情最直接的方式。她開創這間布偶店,除了為了圓自己兒時的夢想外,也希望透過自己如禮物般精緻的那些布偶,讓人們重新感受人情的溫暖。


「老闆娘不是完全不信那個無稽的傳言嗎?」


「謊言說一百次都會變真。反正對布偶的賣氣有幫助,就先這樣相信吧。」碧姬媞瞧了瞧手錶,發現再沒有時間跟庫恩閒扯,「不准偷懶,我很快就回來。」


-----


「給我的?」

「嗯,麻煩你簽收!」


按下門鈴,前來開門的是今天的收件者,一位長髮的文靜少年--庫勒尼西,看樣子他應該獨居。


「我早就已經過了抱布偶的年紀……媽媽究竟搞什麼?」


少年從竹籃提起布偶,忍不住發出微言。倏地,一張小卡片自布偶身上滑下,他彎腰把它撿起,發現上面寫上一行秀麗的字跡--祝考試順利。


那是母親的字跡,這年夏天,他正準備大學的入學試。


「這種事……打電話給我,送句祝福就好。」


母親的關懷令他忍不住感到鼻酸,禁不住緊抱手上的布偶,就像懷抱著關心自己的母親一樣。


「因為你的媽媽希望這個願望成真,才會向我買布偶呢。」

「傻瓜……」


目視著一切,碧姬媞只覺得內心被填得滿滿的。


類似的畫面一再在她眼前上演,但自己每次都總會深受感動。每一次微小的感動,都印證她開店的理念是正確的。


「還有訂單呢。是那位老朋友呢。」


回到店內,碧姬媞把剩下兩個大竹籃提出來,裡面各塞了一隻顏色相異的兔子布偶。這次的收禮人是她一個熟悉的老朋友,也算是鼓勵她開店的啟發者。


-----


「麻煩妳了,碧姬媞。雪莉、多妮妲,禮物到了。」


按下門鈴後,前來應門的是碧姬媞的老朋友沃肯。正當碧姬媞前腳剛踏進門,準備把兩個竹籃放在地上時,她發現自己已經被兩個小女孩包圍。


「這個紅色的布偶是我的!」

「多謝爸爸。」


竹籃剛放到地上,一紅一紫的兩個小女孩眼明手快,把屬於自己、同色的兔子布偶抱到手中,用臉頰磨蹭著。


「好可愛的女兒們呢。」


那是碧姬媞第一次見沃肯的養女兒們,女孩們可愛的模樣令她忍不住都激發起母性。


然而,目前為止她依舊單身,也沒看上眼的對象,生兒育女距離她實在太遙遠了。


「她們現在正好是喜歡布偶的年紀,希望她們會好好珍惜它。」

「看到她們如此喜歡我的布偶,我也很高興呢。」

「雪莉、多妮妲,過來謝謝大姐姐。」


離開沃肯和他的養女兒的家時,太陽已經逐漸消失於地平線的另一端,天空被染成一片橙紅色。沐浴在黃昏的餘暉下,碧姬媞在回店的路上,一邊思索著今天發生的事情。


比起每個月九個布偶這個模糊不清的堅持,她更高興客人喜歡她的玩偶。


自己開了這間布偶店,有沒有把兒時布偶帶給她的感動傳送給各位客人呢?


布偶在她的童年裡代表著快樂、朋友,只要適當保養,布偶可以擺放很長時間,就像被施予不老的魔法。而她就是魔法師,要把快樂帶給她的客人。


回到店內,不知不覺,距離打烊只剩下十五分鐘。


碧姬媞正在點算金錢,眼角不忘偷瞄庫恩,恐防他在關店前偷懶。


「庫恩,給我用心打掃啊。讓我發現有一點灰塵,你今晚不准下班!」

「老闆娘,這是剝削!」

「你有意見嗎?」

「不敢……」


這是碧姬媞跟庫恩之間稀鬆平常的對話。


正因為跟平時沒什麼分別,令經歷一整天無論心理還是生理上疲累的碧姬媞感覺安心。今天她比平日更多愁善感,腦袋一整天不停地運轉,幸好還有庫恩這個脫線的店員。跟他說話沒什麼壓力,一整天下來,她總算找到得以喘息的空檔。


開門的鈴聲響起,代表又有新客人到訪。


碧姬媞沒有抬頭,只在心底抱怨為什麼打烊前偏偏又有客人,她本想準時下班回家休息呢!


「歡迎光臨!客人想要什麼布偶?」

「今天的手製泰迪熊已經售罄……」


來者是一位男客人,看到碧姬媞櫃台上的「售罄」指示牌,聲音難掩失望之情。


這本來是很普通平常的對話,男子的聲線亦無獨特之處,只是一把溫柔的男聲。然而,碧姬媞在聽到男子聲音的當下,內心陡地一震。


夢中那把似近還遠的聲音,竟然清澈地在碧姬媞腦內迴響。男子溫厚的聲線,意外跟夢中戀人的聲音重疊起來。


「碧姬媞,我希望我倆畢業後就結婚,妳願意嗎?」

「那是我的榮幸,凱倫貝克大人--」


腦內倏地傳來一陣雜音,片斷的記憶被強行置入腦中。碧姬撫摸著隱隱作痛的腦袋,戀人那本來模糊不清的面容竟然逐漸清晰起來。


相似的聲線跟語氣,隱約令她覺得眼前的男人一定跟自己夢中的戀人有密切關係。


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她緩緩扭過頭面向男子,在目光觸碰對方樣貌的瞬間怔著。


不可能有如此相似的人--


「碧姬媞,我來迎接妳了。」


站在自己眼前的紫髮男子--凱倫貝克朝她溫柔地一笑,雙眼滿載了深情。


碧姬媞夢中戀人的身影此刻和他重疊起來,失落的部分終於失而復得。


「妳一直在等我吧?我都記起來了。」


她不可置信掩著嘴,凱倫貝克的話令內心深處變得柔軟,雙眼滲出欣喜的淚水。


她記起了,她終於記起了一切--


謎團瞬間解開,那個夢的確是他倆前世的記憶。


而她一直堅持賣九個布偶,為的是湊合凱倫貝克--KARENBERG的名字。


她一直在今世等待她的戀人,期待他倆再續前緣。


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停止下來,他們又回到過往的時空……



後記:

為什麼會爆字數囧 結尾很倉促抱歉QQ


评论(4)
热度(5)

关于我

PO主很懶,
此處經常堆滿灰塵

很多遊戲坑
上班族平時很忙,看心情決定更文

LOFTER新手
香家人
PLURK:edgeoftime
© 幻想國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