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想國度

[舊文搬運]郵政企劃:CC篇

企劃原址:按我

舊文搬運




CC篇:


CP:微泰C

*這是發生在星幽界的故事,含輕微R卡捏他+少量腦補,大概會被打臉(?)*



CC捏著信封喃喃自語,正猶豫要不要就這樣放在泰瑞爾的門前。她焦躁地左右來回踱步,頭痛了好半晌仍未能下定決心。


「雖然內容很一般……」


看著緊閉的門,CC覺得這副景象如實反映她跟泰瑞爾之間的關係。兩人因同為工程師,曾經非常親近,但此刻彼此之間有著難以消弭的隔閡。


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真的非常複雜呢。


CC來到星幽界後,除了再遇艾茵,還跟以前曾經一同出生入死的工程師、連隊戰士重逢。


正因為是徘徊於生死之間的戰士,彼此之間互有磨擦也是理所當然的事。


比方說,同為暴風駕馭者的利恩跟阿奇波爾多,他們生前的瓜葛千絲萬縷,即使來到星幽界都無法輕易索解。


泰瑞爾不是CC在星幽界唯一認識的同伴,但彼此的關係卻比任何戰士都還要深刻。


「CC,妳很優秀。正因如此,我才無法原諒妳。」


這是泰瑞爾來到星幽界後,遇見她的第一句對話。


自己的記憶依舊模糊,唯一確定的是她跟泰瑞爾曾經是和睦的同事關係。對照泰瑞爾現時對她的態度,CC只感到不勝唏噓。


她再把目光聚焦到手上的信件,裡面滿載她的希望。


小時候似乎聽說過這樣的故事--只要把自己的心意寫在信上,文字裡的魔法一定能令他們冰釋前嫌。


即使長大後明知道這些只是大人胡掰用來騙小孩的謊言,但此刻她彷彿回到小時候一樣,把它奉為事實。


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CC鼓起勇氣叩門。


-----


CC很快就感到後悔。


「CC,這封信是什麼意思?」泰瑞爾晃了晃手中的信件,臉上滿是不耐煩,「情信?」


「才、才不是情信!」

「既然沒這個意思,寫信給我幹嘛?」


聽到叩門聲上前應門,看到訪者的臉容時,泰瑞爾也感到有些意外。在尚未理清CC主動找他的原因時,CC已經往他手裡硬塞了一封信。她支支吾吾,雙眼遊移不定就是不正眼看他,唸著「請你好好看完這封信」,就腳底抹油拔腿就跑。


目視CC的背影愈變愈小,泰瑞爾仍然一臉狀況外,只得重新低頭檢視手上的信件。


映入眼簾的是彌漫少女氣息的粉紅色,跟他認知裡的CC--大而化之、平實的形象完全不搭嘎。思及CC剛才不自然的反應,根據他的直覺,信件的內容自然不言而喻,心裡當下就漏跳一拍。


什麼啊,原來CC暗戀他。


雖然自己生前非常受女性歡迎,收到的情信多到他都記不清,但CC突如其來的示愛,令泰瑞爾臉上難得出現了尷尬。他對她大膽的行徑感到意外,但同時對自己的魅力暗自竊喜。


自己一定有過人之處,才令像她這樣的菁英都為之傾慕。任由幻想在腦內馳騁,自信心隨之蜂擁而出,泰瑞爾臉上盡是藏不住的笑意。


他懷著期待的心情,打開女工程師給他的信箋,想要仔細閱讀她在信內洋洋灑灑的愛慕之情。


泰瑞爾原本是這樣打算的。


現在站在CC眼前的是怒氣沖沖的泰瑞爾,他充滿怒氣的視線彷彿要在她身上燒出兩個洞來。


雖然泰瑞爾向來都不掩飾對她的不滿,但此刻他顯得格外暴躁,說話比平時還要尖銳幾分。CC暗自在心裡叫苦,心忖她該不會寫錯什麼惹怒他吧?


「那個……信裡都寫了……我生前也許做了些對不起你的事,但來到星幽界,我希望大家不計前嫌和好如初,回復像從前一樣的關係……請你……接受我的誠意……」


CC的聲音很輕很輕,語尾輕得快要消失到空氣裡,生怕大聲一點就會刺激眼前的男工程師。


「喔,妳如何對不起我?真好奇呢。」


看泰瑞爾仍然是一副準備找碴的表情,CC此刻只感到欲哭無淚。


「我都記不清了……」CC眼神閃縮,聲線依舊微弱,「只是看泰瑞爾很生氣的樣子,就覺得……還是先道歉比較好吧?」


如果想讓關係緩和,必須有一方先低聲下氣。她知道泰瑞爾骨子裡有股傲氣,即使面對女性也不會妥協。但總要有人採取主動打破僵局,既然如此,就讓自己先開始吧。


「連自己都不清楚做了什麼事就道歉,想賣我人情?還真狡猾啊。」

「不……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」

「妳並不如大家評論那般不擅交際啊。現在還想玩弄我?」


泰瑞爾咄咄逼人的態度令CC感到百口莫辯。


他每進一步,自己只得跟著後退一步,直到無路可退為止。在男工程師面前,CC只能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,呆立在他面前承受他的不滿。


從生前開始,他們彼此的關係似乎一直就像這樣。我進你退,我退你進,就像跳恰恰一樣。兩人之間那難以消弭的隔閡也因此而生,兩顆心始終維持無法拉近的距離,也許這才是他們最平衡的關係。


只是,來到星幽界,CC真心想打破這個狀況。


懷著真心交出信箋,結果不止不如預期,更令彼此的關係惡化。


為什麼總是無法坦率表達自己的感覺呢?她不禁懷疑起自己的能力來。


也許,在機械專業以外,自己就只是個不擅溝通的女人。這樣不只是個活在自己世界的妄想狂嗎?


「真失敗啊,連那麼小的事我都辦不到。」

「本想著只要把自己的心情都寫在信上,你就一定會明白……」

「為什麼我們可以和平聊著關於機械的話題,但一結束卻彷如陌生人呢……」

「我不擅長說漂亮話也不懂哄人……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什麼事令你那麼生氣……我只是不想這樣繼續下去!」

「我只希望我們回復從前和諧的關係……明明是如此單純的願望……」


無法按捺內心自暴自棄的想法,CC頭一遭在泰瑞爾面前顯露脆弱的一面。


「沒有生氣啊……」泰瑞爾見狀忍不住慌了,忙不迭把聲線放柔,「別、別露出那麼難過的表情,外人看到以為我在欺負妳。」


男工程師本來沒打算對CC發脾氣,他心理明白自作多情是自己的問題,但真正令他惱怒的是女工程師不乾脆的態度。


因為曾經共事又年紀相近,彼此曾經引起多番對機械的討論。在討論的火花碰撞裡,他深信CC跟他擁有相同的波長,她是最明白、最了解他才華的知音人。


然而,每當他想更加接近她,她卻只會躲他、避他,遺下他一個像個傻瓜呆立在原地,活像個被拋棄的孩子一樣。現在她想主動親近他,卻又一副裹足不前、猶豫不決的態度。如果她真的有這個決心想跟他和好如初,就拿出她應有的勇氣跟魄力,畏畏縮縮的模樣只會令他感到自己被看輕。


CC那深怕觸怒他的眼神,總令泰瑞爾感覺自己是被遷就、被同情的一方,他甚至質疑CC猶豫不決的態度是否因為她覺得自己配不上她。


女工程師若即若離的態度令他感到自己被背叛,但此刻她失去自信的模樣,卻又令他於心不忍。


也許還有些遙遠,但他還在等待有朝一天他倆能坦然互相欣賞對方的才華。彼此平起平坐,站在工程師的頂端居高臨下。


然後,他們又可以回復以往的和睦關係……


「那麼……泰瑞爾已經原諒我?」


CC略帶期待的話語,把泰瑞爾自沉思裡拉回現實。


「這次道歉只值六十分,繼續加油啊。」


泰瑞爾哼了聲,態度是一如既往的高傲,但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的態度比之前軟化多了。


「只值六十分,僅僅合格?」


CC不可置信地大叫,她抓過泰瑞爾手上的信,勢要找出問題的癥結所在。


「為什麼?我明明沒寫錯字!字太醜?文句不通?分段不好?」


把信內逐字逐句都看個清楚,始終看不出什麼端倪。找不出問題固然令她感到焦躁,但她同時也鬆了口氣。


原來只有六十分僅僅合格,難怪泰瑞爾還在生氣。那她下次會努力,務求拿到滿分!


CC展露如釋重負的笑容,但站在她身邊的泰瑞爾卻不這樣認為。


「明明就不笨,為什麼這些事卻偏偏如此遲鈍……」泰瑞爾陰沉的話語透露著他的不滿。


「呃、遲鈍?」

「妳真令人火大!」


泰瑞爾擰起臉蛋,頭也不回就轉身離開。CC佇立在原地,滿頭都是問號。


「討好別人真的好困難……」


CC只是沮喪地嘆了口氣,撿起信件,打算回家向艾茵吐苦水。


雖然事情看似並非以完美結局收場,但CC的心意,已經確實傳達到泰瑞爾的心裡。


此刻他們仍然不知道,這封信往後會激起多大的漣漪……




後記:

我覺得我會被泰瑞粉打……(つд⊂)


评论
热度(8)

关于我

PO主很懶,
此處經常堆滿灰塵

很多遊戲坑
上班族平時很忙,看心情決定更文

LOFTER新手
香家人
PLURK:edgeoftime
© 幻想國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