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想國度

[舊文搬運]郵政企劃:貝琳達篇

企劃原址:按我

舊文搬運




貝琳達篇


CP:微王子姬

*這是發生在星幽界的故事,含輕微R卡捏他,大概會被打臉(?)*

這篇不是威廉貝姐啦我肯定|||




「我來送禮囉。」


布列依斯甫打開房門,映入眼簾的是貝琳達的笑容跟她手上盛放的鬱金香盆栽。


三朵顏色不一的鬱金香擠在小小的盆栽裡爭妍鬥麗,掠奪布列依斯的視線,雙眼一時之間無法從它移開。


「真了不起,這花開得真美呢。」

「是我用心培植出來,希望你喜歡這份禮物。」


布列依斯如獲至寶,把盆栽捧在手心仔細觀察,閉上雙眼深呼吸,沁人心脾的清香飄進鼻腔裡。


鬱金香其中一個花語是祝福,恰好是貝琳達的心願。


「真是份別出心裁的禮物。」布列依斯止不住讚嘆,「覺得種植好玩嗎?」


「很好玩!」貝琳達的笑容非常純真,就像妹妹回應哥哥的提問,「原來孕育生命真是件那麼有趣的事……」


「我很高興聽到妳這樣說……」


貝琳達的回答不禁令布列依斯感到欣慰,雖然不清楚原因,但他此刻有種想哭的衝動。貝琳達也一樣,布列依斯的笑容對她來說,比一切都還要珍貴。


「女人,那明明是我打算送的禮物!」


倏地,一把男聲劃破長空打破這份寧靜。來者正是古魯瓦爾多,後面跟著氣喘吁吁的威廉。


貝琳達立馬躲在布列依斯身後向他調皮地吐舌,似乎完全沒反省的意思。布列依斯見狀即恍然大悟,護著貝琳達似乎不太妙,但要古魯瓦爾多冷靜也令他頭疼,真是左右為難。


說起來,他們四人的交集,緣於某天清脆的摔破聲。


-----


「好好記清楚了嗎?」

「還是好難喔。」

「唉,我重新解說一遍吧……」


在聖女之館外的溫室裡,平時完全沒有交集的威廉跟貝琳達竟然意外湊在一起。


其實事緣是貝琳達不小心摔破威廉打算送給古魯瓦爾多的盆栽,作為賠罪,貝琳達要重新種一株。


「都明白了嗎?一點也不難。」


威廉沒好氣重覆一遍剛才的解說。


「反正早晚都會死,為什麼要如此費勁呢?」


有別於威廉的認真,貝琳達只是把玩自己的長髮,看來沒把威廉的說話聽進去。


「妳這是什麼話……」威廉額上忍不住冒出青筋。


肇事者不止把他打算送禮的盆栽摔破,現在更完全沒有悔意,認真教導她卻又一副不把你放在眼內的態度,令他既是生氣又是氣餒。


「我哪裡說錯了?這本來就沒任何意義。」貝琳達表情一凜,「讓牠提早解脫,是我對牠的仁慈。」


來到星幽界,在人偶跟戰士努力拼湊下,自己的記憶仍然支離破碎,但她依稀記得自己沉睡那幾年間所做的那個夢。


夢中的自己在床上痛苦地蜷縮,發出猶如臨終小貓的嚎叫。即使伸出手意圖掙扎,仍然徒勞無功。彷彿嘲笑她的無能,週遭不時傳來竊笑聲,時而尖銳,時而陰森,如同魔咒一樣纏繞著她,揮之不去。她討厭這些笑聲,卻又無力阻止。


她不禁怨恨這個世界。為何她被束縛在床上動彈不得,只能困在小小的病房,靜待死亡的降臨,而其他人卻可以活蹦亂跳,享受陽光。


她不甘心自己只活了這些年,她也想活下去!


終有一天,這不會是夢想,她要從死亡裡掙脫出來得到自由,讓其他人都品嚐死亡的滋味,絕不能只有她一個承受!


貝琳達這副冷漠的樣子令威廉感到恐懼,死亡之女身上隱隱透出不祥氣息,彷彿跟他腦內渾沌的過去默默重疊起來。


即使是似曾相識的冰冷氣息,但威廉心想現在大家都是同伴,她不會對自己怎樣的!


「那本來是我準備送殿下的禮物。既然妳把它摔破,無論如何妳都要重新種一株!」


威廉努力讓自己鎮定,不讓自己的聲音透出半點恐懼。他一口氣說完就別過頭不敢正視貝琳達,但眼角卻悄悄留意她的反應。說到底,貝琳達始終不是他敢惹的對象。


貝琳達只是沉默著,似懂非懂偏著頭思考好半晌,最後老實地點點頭。


威廉當下立刻鬆一口氣,並繼續他的種植教學。


貝琳達很清楚威廉一直以來都非常怕她,不敢跟她說話,也不敢正視她,每次總離自己遠遠的。這次難得因為這件事把他們拉在一起,她忍不住對眼前不死的男子感到好奇。


雖然貝琳達內心充滿不願意,但自己也許折服於威廉的男子氣慨,才會好心聽他的話一次。但這不是命令,即使做不到她也不會勉強自己。


聽過威廉的教導後,貝琳達開始嘗試種植,這天正好遇上布列依斯。


「妳竟然也開始種盆栽。」布列依斯看貝琳達手執未發芽的盆栽,意外喜歡死亡的她也培養起這種興趣,不禁嘖嘖稱奇。


「那不是我願意的。」貝琳達只是淡淡地回應。


「如果愛上種植,心境也會隨之改變。看著生命在自己手中孕育,是件令人感動的事呢。」

「但是,很沒趣呢。與孕育生命相比,我更喜歡死亡。」


貝琳達的反應完全在布列依斯意料之內。


雖然他不知道貝琳達執著死亡的原因是什麼,但貝琳達年紀尚輕,他不禁想起生前跟他無緣的妹妹梅莉亞。如果梅莉亞有機會長大,年紀就跟貝琳達差不多吧。


然而,貝琳達對死亡的執著同時令他感到不安。雖然還未能完全記起自己所有事,但他隱隱約約感覺自己曾經在哪裡聽過相似的對話,不其然感到心寒。


「隨便妳吧。」


布列依斯為了甩開內心那份不安感,只是輕輕撂下這句話就揚長而去,遺下貝琳達獨自佇立在走廊。


她對布列依斯無法理解自己感覺有些氣憤,但同時又覺得哀傷。她不清楚自己的情緒為何只為布列依斯一人起舞,但當下她應該煩惱的,是她跟威廉的承諾。


-----


「女人,給我盆栽。」


這天古魯瓦爾多竟然主動上門到訪,劈頭仍然是無禮的命令句。


雖然彼此生前結下樑子,但此刻同在聖女之子麾下辦事,只好暫時休戰。但每次兩人見面時,氣氛總變得劍拔弩張。


「嗯哼……這種模樣不是更適合你嗎?」貝琳達衝古魯瓦爾多甜美地一笑,「充滿死亡的氣息,你一定很喜歡。」


古魯瓦爾多定睛一看,觸目所見的是一株又一株已經枯萎的植物。室內混和泥土跟植物腐爛的氣味,糜爛的氣息幾近令人窒息。


貝琳達本來沒料到自己會如此失敗。即使按照威廉的教導去種,植物總因為不知名原因就輕易枯萎。再試幾次,都只是徒增幾株犧牲品。看著室內數量漸增的失敗作,貝琳達乾脆想放棄了。


賜予他人死亡對她來說輕而易舉的小事,但賜予生命對她來說卻比登天更難。


也許是有些自暴自棄,貝琳達覺得枯萎的植物擺放在房間內別有一番風格,甚至覺得其實是自己下意識讓它們死亡。既然是命運也無須忤逆,她深信跟她志趣相投的古魯瓦爾多也會喜歡這份禮物。


貝琳達開懷地大笑,銀鈴般的笑聲在房間內迴響,而古魯瓦爾多只是冷冷地目視一切。


「但是布列依斯並不會喜歡。」古魯瓦爾多淡淡地開口,「那是我準備送他的禮物。」


雖然古魯瓦爾多不討厭貝琳達房間內的景象,但讓他送出這樣的禮物給布列依斯,他會感到非常困擾。


黑王子的說話令貝琳達感覺世界瞬間被翻轉,臉上的笑容倏然消失,取而代之是難得一見的呆愣臉。


貝琳達對布列依斯的印象僅有那幾次接觸,每次見到他,心裡總有溫暖的感覺,令她往往不自覺在聖女之館尋找他的身影。即使無法直接跟審判官對話,只是遙遠望著他都會感到滿足。她無法訴說那微妙的情感代表什麼,只知道自己的世界除了死亡外,就都圍繞他轉動。


即使完全不清楚因由,但布列依斯對貝琳達來說絕對意義非凡。


得悉盆栽最終的主人理應是布列依斯時,回顧一室枯萎的植物,貝琳達頭一遭覺得沮喪。


-----


貝琳達踩著高跟鞋,朝聖女之館外的玻璃屋筆直地前進。輕推開門,果然發現威廉今天窩在他的小天地--溫室裡照顧藥草。昂首闊步,她快步衝向威廉的身邊,清脆的腳步聲響徹了玻璃屋,引起威廉的注意。


「有事找我?」


威廉雖然一臉狀況外,但他發現今天的貝琳達格外嚴肅。


「喂,教我吧,教我如何養活這種東西。」貝琳達單手插著腰,騰出的手托住一株枯萎的盆栽,一副不容威廉拒絕的氣勢,「沒有我做不到的事。」


威廉只得輕嘆一口氣,心裡不禁吐槽貝琳達如此高姿態,算是請求別人的態度嗎。但也許是懾服於貝琳達的氣勢,威廉只是苦笑,露出一副「拿妳沒辦法」的表情。


「只靠妳一個果然不行呢。這次就讓我來幫忙吧。」


貝琳達頭一遭對威廉展露笑容,沒有機心、只是單純的欣喜,流露出她十六歲應有的純真。威廉意外原來她也有如此甜美的一面,不禁看得出神。


那天之後,他倆幾乎每天膩在一起,努力讓一同種植的盆栽開出花來。


「看,終於開花了。」

「比我想像中更加簡單嘛。」

「妳還敢說!之前多少植物死在妳手上!」

「那都是以前的事。」


幾經重重波折,貝琳達總算讓自己親手種植的盆栽開出花來。把它捧在手心細細觀賞,儼然發現原來花朵盛開的模樣原來如斯美麗,令她對生命產生新的認知。


枯萎的植物有其靜默、完全靜止的美態,但它生機蓬勃的模樣,也充滿朝氣,散發著難以直視的光芒。


各有各美態,但她都很喜歡。


「如何?種盆栽很有趣吧?」威廉很期待貝琳達的答案。


「也許吧。」貝琳達朝他一笑,表情比初次見面更加柔和,「這次就讓我親手送給布列依斯吧。」


她要把發現生命美麗的喜悅傳達給布列依斯知道,讓他大吃一驚。他會露出怎樣的表情,自己跟他的關係會不會因此而拉近呢?這一切她都很期待呢。


後記:

明明只是才800字的草稿囧

嗚……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……(つд⊂)

靈感來自推特,覺得會種死植物的貝姐好可愛喔(炸)


评论
热度(1)

关于我

PO主很懶,
此處經常堆滿灰塵

很多遊戲坑
上班族平時很忙,看心情決定更文

LOFTER新手
香家人
PLURK:edgeoftime
© 幻想國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