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想國度

[舊文搬運]郵政企劃:魯卡篇

企劃原址:按我

舊文搬運,繁體注意




魯卡篇


現代PARO、溫馨向

*因為本人是香港人,所以只能用香港的角度去寫(炸) 可能跟台灣郵局職務不太一樣XD*




魯比歐那分區郵政局今天一如往常地運作。


郵局的工作很單調,日復一日做著相同的工作,平時大多處理市民日常往來的信件、帳單繳費、寄送信件及包裹。


魯卡為該分局的局長,在郵局工作已經三十餘年,魯比歐那的市民都很熟悉他。帕茉跟阿修羅都是他的下屬,帕茉平時留在分局協助日常運作,體能比較好的阿修羅就負責信件及包裹派遞。


「真是的,帳單快到期才叫我去繳費……」


午休時來了個年紀大概是初中生的紫髮少年,他皺著臉拿出帳單排在隊尾。魯卡覺得這個少年有些面熟,印象中似乎來了好幾次,每次都繳付不同的帳單。


「又是你呢,來幫爸爸繳帳單?」

「那種鬍渣大叔才不是我老爸呢!我只是寄居在他家而已!」


魯卡聽罷只是莞爾而笑,沒有回應少年的話,逕自在心裡把紫髮少年歸類為孝順的好孩子。


在這個親情變得愈來愈疏離的時代,年輕一輩還願意代父母繳交雜費,實在是件難能可貴的事。魯卡幫少年刷著帳單條碼,眼光也隨之柔和起來。


在旁人眼中這也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但在魯卡眼中,卻是郵局乏善可陳的工作中微細的感動。


-----


最近因為新年快到,郵局開始變得忙碌。


「我這是急件!我要在大年初一前寄給對方!」紅髮的科學家焦急地大吼,「用速遞應該來得及吧?」


「沒問題,請在旁邊先填好表格……」


因為新年期間大多公司都會暫停營業,所以郵局最近都收到像這樣的急件。雖然每年新年前夕都會出現如斯的忙碌跟混亂,但魯卡總是忍不住擔心負責遞送的阿修羅,深怕他會因為寄件驟多而累倒。


可阿修羅從來不會抱怨,只是默默遵照魯卡的指示工作。


新年期間,除了急劇增加的急件外,另一類大幅增加的信件就是賀年卡。


「我想寄出這堆賀年卡!」蓄著短髮、臉上有刀疤的男子掏出六個紅色信封,在櫃台前唸唸有詞,「讓我算算有沒有遺漏誰……艾伯李斯特、艾依查庫、古魯瓦爾多、布列依斯、阿貝爾、利恩……」


「直接給他們不是更快?」站在身旁,容貌跟刀疤男子極為相似的瘦削男子忍不住開口。


「大家都用寄的才有氣氛啊!」

「他們就住在附近,用寄的根本多此一舉。」


魯卡對賀年卡應否用郵寄這個問題不感興趣,反而覺得刀疤男子非常眼熟。稍微搜索一下記憶,約一個月前的印象就自動在腦海浮現。


「聖誕節時你也寄出一堆聖誕節卡呢,你對學生可真有心。」


魯卡此話一出,只見刀疤男子臉上瞬間露出意外的表情。沒幾秒他就搔著臉,露出尷尬的微笑。


約一個月前,當天同樣由魯卡處理信件,站在櫃台前的同樣是這張臉,相同的信件數量,相似的對白,唯一不同的是信封的顏色。


不同的時空在這一瞬間重疊起來,信封的顏色雖然不一樣,但裡面包含的心意跟感情卻是一樣。魯卡接過信件,覺得信內的暖意彷彿從手心緩緩傳到心窩裡,忍不住眷戀這份溫暖。


「你果然寄太多才被局長認出來吧。」

「有什麼關係!孩子們高興就好!」

「他們早就不是孩子吧。」

「對老師來說,學生就如同自己的親生子女啊。」


目視兩人的背影直到消失於視線內,魯卡才依依不捨把信件交給同僚處理。


-----


今天郵局比平時顯得清閒,魯卡難得窩在辦公室喝茶。


「呼……總算忙到一個段落……」帕茉伸了個懶腰,看現在正閒,就主動向魯卡搭話,「魯卡先生,你在郵局工作了幾年呢?」


「差不多有三十多年吧。」

「真久……郵局的工作沒什麼變化,為什麼魯卡先生可以一直堅持呢?」


帕茉加入郵局約一年,像她這個年紀的年輕人,大多都對這種日復一日、沒什麼變化的工作感到沉悶。她不意外魯卡已為郵局奉獻了三十多年,但她很好奇他如何保持工作的熱情。


魯卡輕啜一口中國茶,低頭思考好幾秒,不經意望向窗外,思緒也隨之而飄到遙遠的過往。


「這三十幾年我經歷不少。現今科技發達、大家提倡環保,也許不再需要寄信,而改用電子郵件取代。但郵局一天仍未消失,就代表它仍然有存在價值。」


帕茉點頭表示贊同。


「在一般人眼中,也許我們只是幫別人跑腿,遞送信件包裹。但我個人覺得信件包含寄件者的心意,我們不是單純交收信件然後轉交到收件者手上,還一併把對方的心意都接收。確保把對方的心意準時、準確送到收件者的手上,是我們的使命。」


魯卡已屆天命之年,除了獲得與年齡相配的人生經驗外,也獲得智慧。


「就像每年聖誕節跟新年,我們接收這城市的市民的心意,再代他們發送給他們思念的對象。郵差就是一份這樣的工作。」魯卡轉向帕茉已經傻住的臉,「這樣解釋似乎過份浪漫吧?哈哈哈……」


「不會。跟魯卡先生的一席話,令我更喜歡這份工作呢!」


回應魯卡的真情剖白,帕茉向他報以肯定的微笑。被她的笑容感染,魯卡主動詢問帕茉要不要一同泡茶。辦公室內霎時彌漫著茶香,溫暖了一室。


「局長、帕茉,外面有人想寄信。」


阿修羅的聲音倏地打破這份安寧,二人只得放下手上的茶杯,重新開始工作。


-----


「小妹妹打算寄去哪裡?」


站在帕茉面前的是個個子嬌小的少女。


她身穿一襲粉色的洋裝,同色的帽子別上一根羽毛,依布料的質地來看,應該是個家境不俗的小姐。
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粉色的少女搖搖頭,「我不知道她現在人在哪裡。」


「沒有寄件地址的話,我們可沒辦法幫妳寄出。」

「可以寄放在郵局嗎?我有預感她會來。」


少女的要求引起郵局同事們議論紛紛。


「如果妳跟那個人約好在這城市見面的話,那就直接面交……」


「不,我很快就要離開這個城市。寄放在郵局等她拿是最好的辦法。」少女一口回絕帕茉的提議,只朝魯卡一笑,「局長可以幫我這個忙嗎?」


魯卡在郵局內最年長,被認為是郵局局長是理所當然的事。然而,少女那份胸有成竹的把握跟自信,反應遠超越她外表應有的成熟,令魯卡不禁對少女感到好奇起來。


但根據郵局處理信件的流程,少女的要求實屬強人所難。


「這個要求未免太……」

「如果妳肯定妳等待的人會來這裡的話,妳就把那個人的特徵寫下來吧。」


魯卡竟然出言制止準備拒絕少女的帕茉,令眾人嘖嘖稱奇。


「魯卡先生,這樣沒問題嗎……不曉得那個人會否來這間郵局呢。」帕茉拋下她的憂慮,輕聲提醒魯卡別一時衝動隨便答應。


老實說,帕茉的話並沒有錯。如果收件人遲遲都不來郵局取件,那他們該如何處理這封信件?因為無法割捨身為郵差的責任感,他們怎也不願意就這樣丟掉信件。但如果選擇留下來繼續等,那要等到何年何月年日呢?沒有限期的信件,對郵局來說絕對是負擔。


魯卡知道帕茉的憂慮,但他只是輕鬆笑了笑。


「很久很久以前,我也曾經這樣幫過人呢。」魯卡接過信件,語氣像平時一樣平靜,彷彿接過的是日常處理、普通不過的信件,「反正不礙事,姑且等等看吧。」


帕茉見狀,也不好意思再反對。


「拜託了。」


少女向魯卡恭敬地一鞠躬,就轉身離開眾人的視線。當少女的氣息完全消失後,郵局很快又回復日常的平靜。


轉眼間就來到春意盎然的四月,距離少女把信件遺留在郵局,並離開這個城市後已經過了兩個月。郵局一如往常地運作,工作也大同小異,郵差們每天依舊處理帳單繳費、日常信件往來、包裹送遞等。


郵局日復一日、像工廠那般機械式運作,正當大家幾乎把少女的信件遺忘的時候,這天迎來一位陌生的少女。


「請問……」魯卡往櫃台一看,眼前站著一位綁著單馬尾的少女,黝黑的膚色在郵局顯得非常醒目,「抱歉,這樣問有些冒昧,有沒有一個啡色長髮的小女孩把信留給我?」


「小姐,妳終於來了。」


魯卡默默從抽屜拿出信件,朝馬尾少女溫柔地一笑。


馬尾少女露緹亞跟粉紅少女梅莉是往來多年的筆友,彼此因為住在異地的關係一直都錯過見面的機會。


露緹亞緩緩打開信封,發現裡面是一幀幀照片,裡面還附上一張卡片,那是梅莉留給露緹亞的信息。約兩個月前,梅莉準備到外國唸書,離別之際把她的生活點滴留給露緹亞。


露緹亞翻看著照片,心窩覺得暖暖的,臉上的笑容也隨之加倍放大。露緹亞把照片按在胸口,逕自在心裡發誓,她一定會好好珍藏梅莉遺留給她的記憶。在梅莉再次回歸這個城市之前,自己絕對不會忘記她。


魯卡把一切都看進眼底,縱使他不知道信件的內容,但他依然感受到寄件者的心意。


「這就是我繼續待在郵局的理由呢。」


魯卡的這番話,輕輕飄進帕茉跟阿修羅的心裡。雖然他倆資歷尚淺,但在現在這一刻,他們兩人彷彿跟魯卡的心情產生共鳴。



後記:

我好像把爺爺寫得太感性了……(つд⊂)


评论
热度(1)

关于我

PO主很懶,
此處經常堆滿灰塵

很多遊戲坑
上班族平時很忙,看心情決定更文

LOFTER新手
香家人
PLURK:edgeoftime
© 幻想國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