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想國度

[舊文搬運]Juntos (親子分)

lofter開了有一段日子了,來搬一些文章讓小屋沒那麼空虛……順便來熟悉一下L站

最近回萌APH,低調關注各位大手們XDDD

這篇是舊文,所以很水(?)


1. 本文與實際存在的國家、團體、人物、政治、軍事無直接關係

2. 無法接受國擬人者切勿進入

3. 本文內容可能含BL(Boy's Love),無法接受者切勿進入




Togther = Juntos

*繁體注意、八點檔劇情有*


「蕃茄和比薩,是好朋友--乳酪跟起司都很美味--但意大利粉是世上第一--」

這天早上,費里西安諾牽起哥哥羅維諾的手,哼著輕鬆的小調,踏著輕快的腳步前進。

「嘖……你幹麼那麼興奮啊?」

彷彿不習慣如此歡快的氣氛,羅維諾忍不住嘀咕。

「因為今天是安東尼奧哥哥的生日喔!」

「那又有什麼特別?老子才不理會那個蕃茄混帳何時生日!」羅維諾別過臉大吼。

他的口氣雖然惡劣,但隱約感覺到他在緊張。

語畢,費里西安諾突然停下來,好奇地盯著羅維諾看。

「但是……哥哥你不是也帶了禮物嗎?」

他指了指羅維諾努力隱藏在身後的禮物,臉上盡是疑問。

「笨、笨蛋!這……這才不是禮物!我只是碰巧在路上買下來而已!」被說中心事,羅維諾的臉當下就刷紅了。

說著,他彷彿為了掩飾什麼似的,就把禮物努力往後藏,不讓費里西安諾再多看幾眼。

「太好了!安東尼奧哥哥一定會很高興呢!」

「才不是!誰會為了他買禮物?」

雖然羅維諾一再否認,但費里西安諾似乎沒聽進去。

羅維諾抿起唇,暗自在心底怪責自己的行為太顯眼,才被遲鈍的弟弟發現。

突然,費里西安諾放開羅維諾的手,飛快地跑上前。

「喂!你去哪兒……」

羅維諾順著弟弟離開的方向望去,只見眼前不遠處正是他的目的地--安東尼奧的家。

「安東尼奧哥哥--我們來送禮物喔--」

「喂!不准大叫!」

看到費里西安諾如箭般衝向安東尼奧的家,羅維諾忙不迭追上前。

隨著眼前的景物愈來愈近,羅維諾一邊奔跑,一邊在心中吶喊。

「媽的!老子還未做好心理準備啊啊啊!」

一切好像計算好似的,正當羅維諾剛剛趕上來的時候,門同時打開了。

「誰啊……俺正忙得很……」一名啡髮的青年從裡面走出來,看到門外的訪客後,改換上一臉驚喜,「小意!還有羅維諾?」

「安東尼奧哥哥你好--」向來溫和的費里西安諾先送上問好。

「你這傢伙還生存啊?」同時,羅維諾送上他獨特的問好方式。

對,請不要懷疑,意家哥哥的示好方式可是非常別扭的。

安東尼奧聽過羅維諾的問好後,原本燦爛的笑容,改換上一臉苦笑。

「哥哥--」費里西安諾拉了拉羅維諾的衣服,向哥哥的行為表示抱怨。

羅維諾接收到弟弟的訊息後,就突然沉默下來。

這樣盯著安東尼奧好幾秒後,他扭過頭,裝作受不了的樣子說,「知道了!很久沒見,呆子。」

口氣雖然跟平時一樣惡劣,但仍然無法掩飾他臉上的淡淡的嫣紅,還有緊繃的神情。

安東尼奧笑了。

「先進來再說吧!」

-----

「哇--今天安東尼奧哥哥的家有很多人!」

甫進入屋內,就見到每個角落都擠滿了人,有忙著佈置的,也有忙著張羅食物的。大家在屋內四處走動,忙得不可開交。

看著屋內熱鬧的氣氛,羅維諾輕輕地皺眉,不爽地嘀咕。

「嘖……竟然有那麼多人……原來他那麼受歡迎嗎……」

說著,他就把禮物藏得更深。

「因為今天是偉大的俺生日!你們是來祝賀吧?」

青年漾開爽朗的笑容,同時向兄弟倆伸出手,臉上盡是期待。

「對啊,安東尼奧哥哥好聰明!這是我畫的畫--」

安東尼奧從費里西安諾手上接過禮物,那是一幅被布包裹住的圖畫。他翻開一看,一個俊美的少年就映入眼簾。畫中的人物穿著古時的戰衣,手執大斧,非常威武,大概是自己少年時期的自己吧。

「你把俺畫得真帥!小意真貼心,不枉俺一直都那麼喜歡你……」

「我也喜歡安東尼奧哥哥喔!」

語畢,費里西安諾湊過去,往安東尼奧的臉上輕輕印下一吻。

安東尼奧的雙眼驚訝得睜大,他不可置信地看著費里西安諾,臉上的笑容加倍放大,更加炫目。

羅維諾把一切都看在眼內,心裡突然一陣翻騰,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眼前的情景。

在羅維諾眼中,安東尼奧從剛才……不,從以前起就非常喜歡費里西安諾。

即使自己曾經有一段不短的時間跟他同住,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地位仍然非常可疑吧?他甚至覺得安東尼奧應該喜歡弟弟更勝於自己。

思及此,自己又怎好意思把手上的禮物送出去?倒不如好好藏著,不要被他發現。

也不要……被他發現自己的心意。

但羅維諾不知道,原來自己在吃醋,吃弟弟的醋。

羅維諾抬頭,正好看到安東尼奧表情異常興奮,雙手抱著他親愛的弟弟,兩人之間近得快可以親吻。

「喂!你這畜生!想對我的弟弟幹什麼!?」

看到兩人親密的模樣,羅維諾當下就無名火起,衝上前把兩人分開。

被分開的費里西安諾看了看一臉生人勿近的哥哥,又看了看一臉無奈的安東尼奧,又開始抱怨。

「哥哥--不是說好今天要逗安東尼奧哥哥高興嗎?」

「多事!總之我自己會看著辦!你快遠離那個蕃茄變態!」

羅維諾看弟弟不止沒有感謝他,更倒過來向他抱怨,心裡更是氣憤。不過,跟「保護弟弟」這個理由相比,羅維諾更像在吃醋。

看著兩兄弟可愛的互動,安東尼奧臉上又綻放了笑顏。

「哈哈哈!以羅維諾的個性,肯來祝賀俺已經是他的極限--」

劈啪--

羅維諾隱約聽到理智線斷裂的聲音。

「他媽的--快給老子住口!」

「嗚!」

電光火石之間,安東尼奧只感到下巴傳來強烈的痛楚,既熟悉又陌生,力度之大令他幾近昏眩。好不容易整理神志後,看到羅維諾氣得通紅的臉,還有因為情緒激動而急速的呼吸,安東尼奧知道始作俑者正是眼前的少年。

「你……還……還是跟以前一樣沒變……」安東尼奧吃痛的撫著下巴,可憐兮兮的說著。

「誰叫你他媽的亂說話!?」羅維諾也不甘示弱向他大吼。

其實,他並不是因為生氣才揍安東尼奧,正確來說是他害羞到一個別扭的地步,條件反射之下,身體不由自主就動起來了。

自己竟然被安東尼奧發現他在害羞,更被他攤在陽光底下嘲笑,真是他--媽的丟臉!

安東尼奧深深舒了一口氣,他本來只想調侃羅維諾,但他不知道那番話反而觸動了羅維諾的神經,結果自討苦吃。

那麼多年的教育,還是無法馴服這隻野性的小貓。

但是,他沒有討厭的感覺。

剛才被晾在一旁的費里西安諾,完全無視兩人之間詭異的氣氛,逕自把地上的物品拾起來大叫。

「哥哥,你掉了禮物--」

費里西安諾此言一出,羅維諾才發現貼身的禮物,不知何時已經掉到地上,現在落入弟弟的手上。

「既然哥哥帶了禮物,我就幫你交給安東尼奧哥哥!」

「喂……慢著……等……等等啊!」

羅維諾還未來得及搶回禮物,費里西安諾就搶先把禮物交到安東尼奧的手上。

「它是你帶來的?俺就收下吧……」

安東尼奧看著手上的禮物,包裝非常樸素,只有牛皮紙在外面包住。他輕輕搖晃一下,從聲音判斷出是方形的物體。

「老、老子才不做這種婆媽的事!我只是錢太多才買而已!」

明知安東尼奧已經知道那是自己買的禮物,嘴硬的羅維諾仍舊否認,只是紅透的臉完全沒說服力。

「哥哥的零錢不是一直都比較少?」

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,一向少腦筋的費里西安諾此時竟然吐槽自已的哥哥。

「費里西安諾你給我住口!」

羅維諾的臉,正因為弟弟的吐槽,紅得像顆蕃茄。

此時,安東尼奧已經把禮物拆開,發現裡面是一個蕃茄形的精緻相框。

羅維諾發現安東尼奧一瞬不瞬地盯著相框看,整顆心都被提起來,如坐針氈。比起會不會被取笑,他更擔心安東尼奧會不會不喜歡他送的禮物。

良久,一個燦爛的笑容在青年的臉上綻放。

「哈哈……有意料之內的感覺呢!但這種禮物跟羅維諾你真不合襯……」

羅維諾心想,安東尼奧應該蠻滿意自己送的禮物。思及此,一顆忐忑的心終於平靜下來。

「幹!老子說過,我不是為了你才買!」

「知道了!你仍然跟以前一樣不坦率呢!如果你再坦率些,俺會更喜歡你……」

語音方落,安東尼奧突然意識到自已剛才竟然如此自然就吐露出那番話,連他都感到意外。

羅維諾卻完全沒料到安東尼奧竟然說出這種話,當下就滿臉通紅,連耳根都紅透了。

「媽的誰叫你喜歡老子啊啊啊--」

羅維諾用盡全身的氣力大吼,並衝向安東尼奧的方向,開始對他拳打腳踢。

他並不是因為生氣才揍安東尼奧,是他實在太害羞,害羞得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才是恰當。

「哥、哥哥……你再繼續打下去,安東尼奧哥哥會死了啦……」

費里西安諾不知道羅維諾此刻的心情,他只知道再繼續下去,安東尼奧的生日明年就會變成忌日!

「那老子我行個方便,讓他早登極樂吧!」

「不行--」

費里西安諾好不容易才把兩人分開,羅維諾立刻就衝到一旁,先讓自己冷靜一下。

可惜在他冷靜之前,他又聽到弟弟的叫聲,「哥、哥哥!糟糕了!安東尼奧哥哥沒有呼吸!」

聽到這句話,羅維諾覺得自己宛如被潑了一身冷水。

「什、什麼!?開玩笑的吧!」羅維諾立刻衝上前推開弟弟,湊到安東尼奧的身邊大叫,「喂!蕃茄混蛋!不要裝睡!」

當他叫了幾聲而得不到反應後,羅維諾開始邊叫邊搖晃安東尼奧的身體。大屋內的人都被吸引過來,站在旁邊輕聲討論著。

「混帳!畜生!你……你快點醒來!」

發現再沒有反應後,羅維諾的眼淚開始不爭氣的滑下。

「誰……誰准你丟下我……快些醒來!」他哽咽地說著。

突然,羅維諾感到自己的的領帶被人往下扯。回過神前,他感到唇上傳來一陣柔軟溫熱的感覺--他被安東尼奧親了!

「騙你的呢。你竟然哭了,俺很感動呢!」安東尼奧訕訕地笑說。

本來圍觀的人此時一起鼓掌,祝賀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「太好了,原來安東尼奧哥哥沒事!對吧?哥哥……」

費里西安諾單純為安東尼奧的「復活」感到高興,但他再遲鈍,也看出自己的哥哥身上傳來的低氣壓。根據直覺,費里西安諾暫且把哥哥目前的狀況定為「生人勿近」狀態,立刻離他遠遠的,免得受到波及。

「媽的我竟然在眾人面前被你這個蕃茄畜生親了……」

羅維諾知道自己的理智已經被他拋到九霄雲外了。

「他媽的--竟敢騙我!你想死一次對吧?老子今天就把你大卸八塊!」

「哇啊啊--」

-----

「哥哥--你今天沒遵守諾言!安東尼奧哥哥被你打得好慘……」

「他活該!費里西安諾你都要小心些!」

從安東尼奧的家出來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了。皎潔的月兒高掛在夜空中,銀白的月光柔和地灑到地上,為寧願的夜晚添上浪漫的色彩。

費里安西諾看著月亮,突然有感而發。

「哥哥跟安東尼奧哥哥看上去很幸福呢!」

「不、不要把我跟他說成一對!老子跟他沒半點關係!」

費里西安諾偷偷瞥向羅維諾的側面,發現對方的臉上浮現淡淡的嫣紅,在月光下顯得更加可愛。

他知道哥哥現在非常幸福,笑了。

「不過,為何哥哥會選相框作為禮物?」

「我不是說那不是禮物嗎?那、那只是看上去……很順眼而已!」

「但是安東尼奧哥哥似乎很高興呢!真好!」

「哼!他敢不高興嗎……」

說到這兒,費里西安諾的注意力又被路上其他事物轉移了。他四處跑來跑去,從中尋找只有自己才明白的樂趣。羅維諾看著稚氣未脫的弟弟,臉上露出了苦笑。

他抬頭凝視那個潔白的月亮,心中突然浮現某個人的身影。

「他……應該喜歡吧?」

怎可能說出口?我選相框的秘密……是我希望他可以用它來放我的照片,這樣即使分隔兩地,也可以睹物思人。

而且……也跟我買的配成一對。

啊啊啊!這種事他媽的丟臉,老子絕對不會說出口!

這個晚上,羅維諾首次發現原來被月光照著都會令人發熱。

另一邊廂,安東尼奧在被拆開的牛皮紙中找到一張小卡片。

「咦?這是什麼……剛才沒發現……」

他翻到背面,看到一排歪歪斜斜的字體寫在卡片中央。

「CUMPLEAÑOS FELIZ!」

心裡一甜,臉上的弧度逐漸加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:

我……我遲到了……可惡!囧

我打不出飆髒話的子分……Orz (因為我學得不夠多嗎XD)

本來想一償親分的野願,但我最後還是忍不住向親子分發展了XD (可能跟我之前看太多獨伊有關XD)

我第一次打親子分文不准嫌棄(淚)

P.S.原來10月12日才是西.班.牙的國慶日囧


评论
热度(5)

关于我

PO主很懶,
此處經常堆滿灰塵

很多遊戲坑
上班族平時很忙,看心情決定更文

LOFTER新手
香家人
PLURK:edgeoftime
© 幻想國度 | Powered by LOFTER